InfiniteRyvius

无限两岁半的暧昧聚乐部

Entries

茂昌当铺

存档。作者旧弦。
很喜欢的文,存一个方便自己以后看。

天下当铺的柜台都是一样的高,叫你一进去就先矮了三分。
  掌柜的正专心划拉着算盘,面前“砰”地一响,落了一样东西。
  赵宜芳当了十多年掌柜的,大大小小的阵仗也很是见过一些,当下不动声色道:“这位客人,您当的是剑?”
  柜台下面只望得见头顶心的客人瓮声瓮气道:“嗯。”
  赵掌柜扫了一眼,剑是把好剑。剑柄被手心握的年份长了,木料的颜色都浸润成了深褐色。
  “三文钱,不能再多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不成?那,您请收好吧。”
  掌柜的低下头去,继续看账本。
  来客却不走,也不声响。
  赵掌柜叹了口气,抬头道:“您这把剑,一非名家出品,二非玄铁打造,三非镶金嵌宝。小店好心收了,也只好当破铜烂铁处理。三文钱,再多没有。”
  “……这是五虎派的剑。”
  赵掌柜沉默一会儿,转身指着墙上贴的告示,道:“少林的佛珠,不是住持的不收。武当的破道袍,就是掌门的也不收。”
  转回身来,和颜悦色道,“昆仑崆峒青城啥的,名气虽大,其实穷得很,拿来的东西还是得按实物论价,名号靠不住;倒是丐帮弟子识货的多,送来当的宝贝不少;峨嵋派若是还有藏得下角先生的木枕头,小店也愿意再收一两件。这些都是朝廷认可的名门正宗,其他小门小派,请恕小店不识宝。”
  客人仿佛吸了很长的一口气,忽然抓起剑,扭头就往店外走。
  
  赵宜芳抿一口茶,揉揉太阳穴。手刚放到算盘上,只听得外面“咚”一声闷响。
  头戴武生巾,一身短打,修长魁梧,好一位少侠。还没走出几步,就倒在了茂昌当铺里。
  
  赵掌柜望望里屋啃着馒头大口喝汤的大侠,叹了一口气。
  江湖之大,门派林立。这个庄,那个教,这个山,那个谷,花样极多。一个门派少则十数人,多则上千人,哪一张嘴不要吃饭?打兵器的生铁,做秘药的材料,哪一样不要银子?这年头没兵没灾,江湖门派却一个个办得红火,你道是怎么个缘由?还不是跟开当铺一样,好赚呗。
  多得是豪门富户想把小一辈送到名门去习武,若遇上歹人,至少能大喝一声“我乃XX门弟子,不怕死的放马过来!”;
  好些纨绔子弟也愿意有个江湖身份,起个“玉面刀客”之类的花名,说出去不止有面子,还多的是姑娘爱慕。
  朝廷开科取士,武举也是一条门路,有点闲钱的人家都不愿意放过,将来就算是考不中,做小生意也能有同门师兄弟照拂。
  总而言之,一手收弟子,一手收学费。名气叫得响的大派,漫天要价也不愁没有人上门。
  在这之外,还有一种不用交学费的家养弟子。多半是幼时贫苦无依,因为“骨骼清奇”之类的理由被拉进门派里的。家养弟子是派什么用场的?自然是放下山来,路见不平用的;劫个富济个贫,捉几个采花贼,赢几场比武招亲,当众大喝“我在下某某派某某某!”做得多了,门派的名气不就大了么?
  赵宜芳一眼就瞧出,屋里狼吞虎咽的那位正是那种家养弟子。下山做不满多少件扬名的事,便没有自由之身。
  赵掌柜颇为同情地撇撇嘴,进屋对正放下碗的人道:“大侠可好些了吧?”
  大侠抹抹嘴,抱拳道:“在下贺帘,大恩不言谢,来日定当报答,告辞。”
  
  “慢着。”
  贺帘道:“怎么?”
  “大侠的剑……”
  贺帘急道:“不,不当了。”
  赵宜芳笑微微道:“不是。大侠方才吃的喝的,都是我的。”
  贺帘顿时两颊红到耳根,道:“嗯……对。那个,多谢。”
  赵宜芳道:“还耽误了我做生意。”
  贺帘忽然警觉道:“……你是要我的剑?”
  赵宜芳微笑:“抵饭菜钱,也勉强够了。”
  “……没有菜,只有馒头。不是,那个……我的剑,不能拿来抵债。”
  “大侠本来还不是要当?”
  贺帘涨红了脸:“我会赎的。可是,抵给你,就不能赎了。”
  赵宜芳摸下巴道:“我与大侠打个商量如何?你看,我这当铺金珠宝贝无数,时常有人觊觎。大侠若是愿意,不妨连人带剑一起留下来。”
  贺帘沉默一会儿,鼓足气道:“江湖儿女,自当四海漂泊路见不平,不可贪图安逸。”
  赵宜芳道:“大侠竟不肯保护弱小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一日两餐,每餐有肉。”
  “……好吧。”
  
  这夜黑不见月。
  贺帘身影一闪,在屋檐上翻身,轻轻巧巧从窗口落进了赵宜芳桌前,喘着气道:“都打跑了。”
  赵掌柜笑道:“又叫你辛苦了。来,大侠陪我喝一杯。”
  贺帘脸红了红,坐了下来。
  酒是十年的蕉叶翠,滋味绵软。
  贺帘道:“掌柜的,怎会有这许多盗贼?两年来,这都是第十七拨人了。”
  赵宜芳道:“自然是图当铺的东西。”
  “那,我来之前,当铺岂不是很危险?”
  “何止。去年七夕,大侠请假十日;那短短十日,我也是日夜不安。”
  “同门师弟的喜酒,不能不去。我……我以后尽量不走。”
  赵掌柜挑起了眉,笑道:“那真是最好不过。”伸手又替他斟满一杯。
  静夜里,酒液入杯的声音如连珠般清脆。
  “大侠以后都留在此地了么?”
  贺帘一时语塞,终于嗫嚅道:“这个,恐怕终是要走的。我没有做出点名堂,师门不会放我。”
  赵宜芳道:“怎么,你们五虎派今年还没有招满人么?”
  贺帘低头道:“如今小门派,吃饭难得很。”
  赵宜芳微微一笑,道:“大侠,我有个办法。你附耳过来。”
  贺帘呆了一呆,道:“怎么?”
  
  茂昌当铺,掌柜卧房,帐中。
  “唔……这不行……这,这叫什么办法……”
  “嘘。”
  “啊!掌柜,赵掌柜……这不成……”
  “大侠真是好腰力。”
  “……这真不成……啊!呜……”
  “没事,放松点儿,这不是很好嘛。^^”
  “掌柜的……你!呜……”
  “呼,大侠,不妨再夹一次……”
  ……
  ……
  
  “大侠,感觉如何?”
  被中闷声道:“……今夜若再有贼人来,我恐怕管不了了。”
  “无妨。大侠,你还没有听我说留下的办法。”
  半晌,被中又道:“……什么。”
  “替师门扬名,并非只有路见不平一途。”
  赵宜芳露齿一笑,“眼下酸文横行,小儿女爱读的极多。大侠闲来无事,不妨在这条路上想想办法。比起劫富济贫什么的,靠谱得多,也轻松得多。”
  “……我,我已久不握笔杆了。”
  “无妨无妨。我这当铺中收的多有绝版酸文,你可每日翻看;还有各大门派秘辛——这个,日后枕上自可与大侠一一细说。”
  “嗯……就写五虎派大侠下山记?”
  “不错,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投怀送抱美人无数。”
  
  半年之后,书市一类传奇大卖,无可归类,只好唤作“武侠”。五虎派声名鹊起,求学之人趋之若鹜。
  
  
  《本篇完》

*Comment

Comment_form

管理者のみ表示。 |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。

左サイドMenu

聚乐部茶水间

副长告示

柚子副长

Author:柚子副长
副长之原则不可改变
副长之王道CP不可置疑

因为我乐意
外加你管不着

愛好:動漫/閲読/游戏><
影视/服饰/美容

愛的漫画家:
冲麻実也
高井戸明美
大矢和美
有那寿実
水名瀬雅良
森本秀
etc..

声优:
森川/置鲇/樱井/神谷/宫野

爱叨叨的天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