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initeRyvius

无限两岁半的暧昧聚乐部

Entries

窦家臭豆腐

存档。作者旧弦。
很喜欢的文,存一个方便自己以后看。

“滋啦啦啦啦啦——”
  大漏勺一掀,豆腐干子纷纷落进油锅里。细小的油泡顿时炸开来,如同无数的小金豆子。
  街角的算命瞎子挑起眉毛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  街尾,几个孩童嘻嘻哈哈地一路疾跑,小手捏着的瓷碗里,两个铜板叮叮当当地响。
  臭豆腐坊的油布顶棚下面,大铁锅后头,拿着漏勺的是个大个子的年轻后生,生着一张方方正正的黑脸,略微皱着一双浓眉,仿佛是习惯。看看差不多了,手腕一挥一抖,便将那些炸至金黄的臭豆腐干整整齐齐码在了铁丝网架上。又取根细竹签,一穿而过,另一手早已刷上了秘制的酱料,那手势漂亮得如题诗作画一般。
  
  臭豆腐这种东西,气味仿佛是带触手的,还是毛绒绒的触手,隔着几条街也能软绵绵地伸过去,在心口上一挠,再一勾,好这一口的人就受不了了。
  对街街头另有一家铺子,少当家的唤作米秦。“米馥记”的金丝楠木大招牌擦得锃亮,高高的柜台后边坐着的正是他。米秦原本支着脑袋在打瞌睡,却被这异样的气味挠醒了。
  深吸一口气,胸膛就挺起一点儿。一口,两口,三口,光吸气不吐气,胸口涨得难受。
  米秦面色乍红乍白,忽然跳下地,一掀袍子冲了出去。
  
  黑面后生递出来一串,伸手来接的却是个姑娘家。姑娘扭着头,拿手绢半掩着面,一不小心就碰到他的大手上,顿时羞得飞红了脸。后生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,就将那串臭豆腐插在架子上,做个“请”的手势,自顾低头去忙。
  逐臭而至的米秦少当家恰好撞见了这一幕,也不顾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远远叫道:“姓窦的!你怎么阴魂不散!”到了跟前,一脚踢翻了臭豆腐摊下摆的木牌,那上头歪歪扭扭,写了浓黑粗大的八个字:“遗臭十里,独此一家”。
  窦约见是他,冷冷一笑,伸脚把木牌一踢,又摆正了。众人见此,早哄散了,只几个小童在远处探头探脑看热闹。
  米秦跳脚道:“米大爷我在城南老街,你也到城南老街!我搬到相国寺外头,你也到相国寺!如今我到这樟木巷才三天,你又跟到樟木巷!你你你你安的什么心?”
  窦约将手里的抹布重重一摔,道:“我也奇怪。不论到何处开张,你总要来搅场。”
  米秦气红了脸,捂着鼻子道:“米大爷我吃饱了撑的搅你这臭豆腐摊子!最后一次告诉你,不许靠近我米馥记方圆十里之内!”
  窦约冷哼一声,哗地又倒了一锅臭豆腐下去,油星四溅,异香霎时弥漫开来。米秦恨恨闪开两步,仍是瞪着他。
  窦约拿铁勺指着前方,不紧不慢道:“对面,谢家胭脂铺子,洪记糖粥铺子,大郎煎饼,时二紫砂分店;”又指着左边道,“香得来从食,一品绸缎,秦记染坊;”指右边,“阿胖肉庄,小青糕团店,茂昌当铺。”
  收起铁勺将臭豆腐一块块拨了一遍,“这些街坊全都没有意见,不知你家店子开在哪条街上。”
  米秦脸上又是一阵红白不定,稳住了挺胸昂首道:“他们怎么跟我米馥记比?你去看看我店里,佛手,香橼,大木瓜,哪一样不香?昨日运到的水蜜桃,那个香,香得我整个店里,就跟打破了香露瓶子一般!今天你这臭烘烘的油锅一起,我那里还能闻吗?”话一说完,赶紧又捂住鼻子。
  窦约并不理他,抽了一根竹签,将锅中臭豆腐一块不少全数穿在了上面,忽然亮出白森森的牙齿对米秦一笑,喀哧咬了一口。
  “是么?带路吧。”
  
  米馥记门前,里头幽深高敞,暗香细细。
  米秦皱着眉头回头看窦约:“你,把这个,吃完了才许跟我进去!”
  窦约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抓起米秦的前襟,往里一搡,自己也跟了进去。
  米少当家恼道:“姓窦的!”
  窦约原地转了一圈,仰头深吸一口气,道:“哪有臭味?”
  米秦道:“有!就有!你闻闻,就是从你那个破摊子传过来的!”
  “我的摊子只有香气。”
  “胡说!”
  “如果不香,你做什么一直跟着我?”
  米秦目瞪口呆道:“什么……没有……胡说!”
  “我在城南老街开得好好的,你三天两头来惹是生非。我打听到相国寺的门面,你抢先一步到相国寺。我半个月前赁下这里的铺子,”伸指轻轻戳他心口道,“是我先来,还是你后到?”
  米秦顿时脸红得压也压不住,嘴硬道:“胡说!总是你不对在先,既然开臭豆腐铺子,就该有些自觉,不要搅扰了邻里……”
  “自觉?你爹当年把米馥记挨着我窦家臭豆腐坊盖,可是挨得紧得很。”
  “好,你翻旧账……还不是你爹那一副温吞好人相把我爹坑了!”
  “二老都仙去多时,阿秦你留点口德。”
  米秦如被倒摸了毛的猫一般炸了:“谁许你叫阿秦!”
  “阿米。”
  “你才阿米!”
  窦约粲然一笑,白牙一晃,黑脸顿生春风。
  “阿秦从小就盯着我家的臭豆腐紧张兮兮地吞口水,就是不肯过来,我都知道。”
  “胡说!胡说!我米大少只识香果,从不沾腥臭!”
  窦约一把将他推到外边人流看不见的地方,按在拆下来的排门上。
  米秦被硌到,来不及喊痛,窦约露齿一笑,将手中的臭豆腐串横在他唇齿之间。
  “想咬是不?我知道你早就想咬。”
  “胡说!”
  “不想咬?”
  “不想!”
  “真的不想?”
  “窦约!”
  “咬一口吧。”
  “……”
  额头对着额头,鼻尖顶着鼻尖,都被对方滚烫的气息喷着。
  
  牙齿触到的,外皮金黄香脆,里头雪白细嫩,臭不可闻,却是鲜美无比。
  “有点放凉了,刚出锅的更好吃。”
  “窦约……”
  “嗯?”
  “咱们老爹拜把这么多年,一香一臭,也处得好好的。”
  “不错。”
  “咱俩总不对盘,叫他们泉下有知,该多为难。”
  “是你和我不对盘,我可一直惦记着亲手给你炸臭豆腐。”
  “……哦。”
  “好吃么?”
  “辣酱多点,不要甜面酱。”
  排门哗啦啦地,倒了一地。
  
  
  完

*Comment

Comment_form

管理者のみ表示。 |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。

左サイドMenu

聚乐部茶水间

副长告示

柚子副长

Author:柚子副长
副长之原则不可改变
副长之王道CP不可置疑

因为我乐意
外加你管不着

愛好:動漫/閲読/游戏><
影视/服饰/美容

愛的漫画家:
冲麻実也
高井戸明美
大矢和美
有那寿実
水名瀬雅良
森本秀
etc..

声优:
森川/置鲇/樱井/神谷/宫野

爱叨叨的天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