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initeRyvius

无限两岁半的暧昧聚乐部

Entries

小青糕团店

存档。作者旧弦。
很喜欢的文,存一个方便自己以后看。

小青糕团店的老板姓万,做得一手好糕点。
  小店虽小,可是里里外外只有他一人操持,起早摸黑,着实辛苦。万老板有时也想着,该娶个媳妇回来当帮手,不过算算娶一房媳妇的本钱,只好笑叹一声,搁过一边了。
  清明将至,万老板独自一人去城外买艾草,回来好做青团。
  春风过耳,油菜花开得金灿灿一片,天边飘两只纸鸢。他赶路赶得微微汗出,又因卖艾草的人家所在的村子已经远远望得见了,不禁放慢了步子,打算望望风景。
  路边草丛里忽然跳出来一个人。
  万老板唬了一跳,连退几步。
  那人生得与他一般高,挺漂亮的一张脸,却偏偏横眉竖目,两眼射着精光,瞪住他道:“你是万老板?”
  万老板被他瞪得发慌,说:“是我。”
  话刚出口,忽然又懊悔:这荒郊野外,怎会有生面孔认得自己?这人口气不善,万一是强人,也不知道打不打得过,自己怀里还揣着整整一百文呢。
  刚想到这里,那人已经又贴上来一步,问:“干什么去?”
  万老板情急智生,道:“去借钱。”
  那人上下打量他几眼,果然不再搭理,转身又回了草丛。
  万老板轻舒一口气,赶紧继续赶路。
  
  还没走出十步,那人竟然无声无息又从身侧的草丛里跳了出来。
  万老板吓得不轻,几乎当即要狂奔,却被那人一把扯住。
  预料中要伸刀子过来的手里,握了两贯钱。
  “喏。不要去借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不够?你开个小小的糕团店,怎会借这么多钱?难道……”陌生人又拿圆溜溜的眼睛打量他一番,恍然道,“你沾了嫖赌?”
  万老板急忙摇头,道:“我没有!你……兄台仗义疏财,不知高姓?”
  那人闻言,竟忽然忸怩起来,道:“我,我也姓万。我是万小虎。”
  万老板啊了一声,拱手说:“我开个玩笑而已,并不缺钱。多谢万兄,请快快将钱收好,不要被人盯上了。”
  万小虎猛抬头道:“你不记得我是谁?”
  万老板茫茫然打量他一番,又念了一遍万小虎这个名字,确信从未相识。
  万小虎急道:“你不是万小青?”
  万老板道:“在下万年青。万小青……那是我的先祖父。”
  “他死了?”
  “嗯。先祖父过世,已经十多年了。”
  万小虎喃喃道:“死了。死了啊。”
  万年青忽然警觉,“万兄看上去不比我年长,竟认识先祖父?”
  万小虎自顾自道:“也是这个时节,我在这附近玩,不留神给铁夹子夹了脚,痛得要命。万小青路过这里,帮我把脚拿了出来,还给我治了伤包了脚……他竟然已经死了。”
  万小虎从怀里掏了一块薄薄的发了黄的布出来,抖给万年青看,那上边有些血迹,大约是当年包扎用的,边上赫然是“小青糕团”四个字。
  万年青震惊得连连后退,道:“你!你是人是鬼!”
  那种包裹糕点的布巾,只在他祖父的时候用过,连他都只有一丁点模糊的印象了,今日却在这山间看见。
  
  万小虎倒也没纠结多久,叹了口气,点点头道:“既然万小青已经死了,找他的孙子报恩也行。”咂咂嘴道,“唉,你俩长得还真像。”
  万年青抖道:“不,不用!”
  万小虎龇牙:“我说用就用!你祖父都不曾提过我?我的名字还是他起的。”
  万年青道:“不,不曾……我祖父乐善好施,助人无数,事后从不记在心上。”
  万小虎道:“带我回去,我要报恩!”
  万年青连连摆手:“真不用真不用。”这人来路不明,不知是人是鬼,他哪里敢带回去。
  万小虎道:“你看不起我?我这人知恩图报,从不占人便宜!”
  万年青哭丧着脸道:“小弟不敢……不如这样,那两贯钱我收下,就当是还了恩情。
  万小虎闻言,思量了一会儿,道:“也好。”
  
  万老板腰间藏着沉甸甸的两贯铜钱,背着满满的艾草筐往回走。
  他心有余悸,低着头匆匆疾行。
  “喂!”无声无息地,万小虎又窜了出来。
  万年青欲哭无泪。
  万小虎道:“我想了想,救命之恩,两贯钱不够还。”
  万年青忙道:“够了,真够了!”
  “……你说本大仙的命只值两贯?”
  “大,大仙?”
  “废话!”
  万年青心道:大仙又怎样?这大仙虽然难缠,却不像个本事大的,趁早甩脱了最好:“在下赶着回去做团子,万兄……大仙也请回洞府吧。”
  万小虎忽然龇牙一笑,往前踏了一步,道:“我乃山中虎大仙,你听不听话?”
  说着脑门上竟隐隐现出虎斑来。
  万年青跌坐在地:“虎……虎大仙究竟要怎样?”
  “我跟你回糕团店。你教我干活,我什么都干。”
  万年青闻言,忽然心中一动。
  有个学徒工,比娶个媳妇省钱多了,力气又大,又听话。同街开染坊那个秦老板,徒弟别提多乖巧贴心,跟前跟后形影不离,那叫一个气派,时常叫万年青眼红。
  “那倒也不错……”万年青打了一会儿算盘,忽然迟疑道,“小店小本经营,不知虎大仙你,食量如何……”
  万小虎呆了呆,道:“混账,本大仙已经得道,用不着吃凡间食物,不怕吃穷了你!”
  
  小青糕团店的万老板收了个学徒,虽有些呆,却也老实肯干;话不多,漂亮面孔倒引得一群大妈大婶三天两头在店门口排队。
  店子小,学徒就在万老板屋子里又添了一张床铺。
  万老板有时候夜半未睡,听得见旁边床板上的人辗转反侧,最后蹑手蹑脚地下地去。
  第二日检点东西,只少了桂花豆沙团一个,米粉糕两块。
  万老板也不是个小气的,大仙干了不少活,吃些糕点天经地义。
  可是到了饭点,他恭恭敬敬端给万小虎各色糕点,万小虎却圆眼一瞪:“我堂堂虎大仙,吃什么糕团?别说我现在不吃人间的东西,就是得道之前,也只吃肉!”
  这之后,糕点再也没有少过。
  
  这天新出一百块玫瑰糕,嫣红喷香,早早售罄,糕团店也上了排门。
  万小虎在数钱的万年青身边踱了好几遍,终于道:“我要吃饼。”
  万年青惊奇道:“你不是不吃凡间食物吗?”
  万小虎不好意思道:“你爷爷那时候给我包了脚,看我饿了,喂我吃过。”
  万年青不禁咋舌,原来自己先祖父如此大胆,还敢喂老虎吃东西。
  万小虎道:“那个饼好吃,我想那个味道了。”
  他两个圆圆的眼睛水盈盈的,万年青给这眼睛看着,不由自主温柔道:“什么样的饼?”
  万小虎说:“甜的,黏黏的,里面有花瓣,紫的。”
  万年青一拍脑袋道:“放了蚕豆花的糯米饼!嘿嘿,我也好多年没有吃过了。”
  
  好好的花,摘下来就长不出蚕豆了,哪有农家愿意卖。
  万年青只好花了十斤蚕豆的价钱,买了一斤蚕豆花。
  小虎在一边磨着糯米粉,眼睛不时偷看万年青。万年青正把那些浅紫色的,清香四溢的小花倒出来。
  糯米蚕豆花饼做好了。
  掀开了盖,白雾袅袅散去,一人一虎,四只亮闪闪的眼睛一起望着蒸锅里的饼。
  万年青先拈了一个,咬了一口。清香软糯,妙不可言。牙齿把雪白的糯米拉得细长,露出里边的汁水香甜的小花来。万小虎盯着那雪白细长的一条,咽了咽口水。
  万年青欢快道:“快吃快吃!就是这个味道!”
  小虎忽然矜持起来,扭头道:“我……忽然不想吃了。”
  万年青道:“呃?吃吧,别客气。”
  “我堂堂一大仙,不吃这种东西。”
  “真的不吃?”
  “说不吃,就不吃!”
  
  这天夜里,万小虎的竹床又开始吱呀作响。半晌,大仙轻叫:“万年青?”
  万年青只以轻轻的鼾声回应。
  一阵细细的被褥摩擦声,大仙轻悄地推门出去了。
  万年青在黑暗里幽幽叹了一口气。
  想吃就吃,为何总这样可怜兮兮?倒好象自己虐待这只老虎大仙。
  就是有心想做点好吃的给他,也无从开口。
  万年青等了好一会儿,终于坐起身来,点亮桌上的油灯,擎在手中,轻手轻脚地开门,走下楼梯去。
  
  油灯一下子把屋子照得亮晃晃的。
  下面本有些悉悉索索,忽然停住了。
  万年青好不容易才拿稳了灯,没有掉到地上去。
  擦得黑亮的桌上,是自己特意拿小小的草焐窠暖着的蚕豆花饼,焐窠盖子已经打开了。
  旁边蹲着的,是一只白爪子的虎斑猫,毛色油滑漂亮,两爪中间落着才咬了一口的饼。
  猫嘴巴半开半合,狼狈地流着口涎,碧沉沉的圆眼睛泪汪汪的望着他。
  万年青捂住肚子,笑得出不了声。
  虎斑猫反应过来,羞恼地跳下地,在屋里逃来逃去,最后缩在角落里不肯出来。
  万老板把油灯放在桌上,上前蹲下身,伸手过去。
  虎斑猫立刻两耳后伏,想要威胁地哈气,奈何张不开嘴,只能呼呼喷气。
  万老板并不怕咬,捧住猫下巴,温柔道:“给糯米黏住了牙?”
  虎斑猫泪盈盈地安静下来。
  万年青把他拖了出来,抱在手臂里,轻轻掰开他的嘴查看。
  “猫大仙,这次救你是我,你要怎么还?”
  
  
  完

*Comment

Comment_form

管理者のみ表示。 |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。

左サイドMenu

聚乐部茶水间

副长告示

柚子副长

Author:柚子副长
副长之原则不可改变
副长之王道CP不可置疑

因为我乐意
外加你管不着

愛好:動漫/閲読/游戏><
影视/服饰/美容

愛的漫画家:
冲麻実也
高井戸明美
大矢和美
有那寿実
水名瀬雅良
森本秀
etc..

声优:
森川/置鲇/樱井/神谷/宫野

爱叨叨的天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