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initeRyvius

无限两岁半的暧昧聚乐部

Entries

HKGZ一日半之⑤

27日
睡得迷迷糊糊,听见身边有铃声响,于是推石灰:喂你的闹铃~ 石灰爬起来看了一眼,按掉,然后问:怎么样?到点儿了,起不?隔壁床人妻说:算了,继续睡吧,管它呢。
不多时,又有闹铃响,这次是人妻的手机,就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充电。想了想,决定不理它。
没几分钟,人妻手机又响。这次兔买王受不了了:喂你把它按掉呀。
按掉闹铃爬回床上,想起下午要订票回家,于是决定上网查查订票电话、地铁线路什么的。
一看手机,发现时间还很早,根本没到7点半......?原来第一段听到石灰手机响什么的完全是做梦?
一个人正悄悄戳手机,石灰醒了,问:一大早就刷微博?...... 真的没有哇,黑线。
后来变成两个人一起刷,讨论猫爹昨晚肯定是打游戏到很晚,阿泪貌似又通宵看生放送。
突然石灰推我:兔子起来了。
看隔壁床隐隐有人影坐着,两人把手机屏幕的光都遮住,偷偷笑。
兔买王耳朵好灵,马上傲娇:笑什么?! 接着抱怨跟人妻睡都没睡好,好困。然后拖过PSP躺倒。
两人又是一阵狂笑,立马将此情况传上微博。
三个醒了的人开始梳洗。人妻继续沉睡中。
兔买王去刷牙的时候,石灰拿水壶烧水,又看到人妻的手机,感慨道:还说铃声小闹不醒,她自己当然是闹不醒啦,别人都醒了。
又拖到8点多,石灰终于忍不住叫醒人妻:再不起来早茶就真的不用吃了。
人妻换衣服时旁边还有两只起哄:哇,艳照门啊~
收拾好退了房,一出酒店大门,几个人异口同声感叹:怎么突然这么冷。
当天好像有略微降温,一大早,天上就飘着毛毛雨。
步行到公交站,GD三人组对着站牌研究起来:坐到文德路?走过去太远太苦逼了。北京路口?这站到底是在哪儿啊...
石灰突然问:人妻你不是说早上要回家一趟么? 我:对啊对啊说是要回去把东西放下的。 人妻:那是因为当时我以为没带手机啊(理所当然状
原来!
自始自终,兔买王面无表情站立一旁,不发一言。
还没讨论出结果,就有一趟车过来,于是四人果断上了车,决定到时候再说。
车子开到文德路,石灰问人妻:下不下啊? 人妻反问石灰:下不下啊?......犹豫间车子开动了,这回没得挑了。
还好路口站的位置不错。下来沿着街道慢慢走,早晨的北京路寂静无人烟,真是难得一见。
早茶是在喜洋洋茶餐厅,餐点——萝卜糕、水牛奶蛋挞、蓝莓挞、豉汁凤爪、马拉糕、皮蛋瘦肉粥、虾肠、糯米卷、虾饺、干蒸烧卖。基本是照顾兔买王,把早茶必备品差不多都点到了。我们三个是没什么感觉的,谁想兔买王吃了仍然一声不吭。我们都说她简直就是三无少女。
在茶餐厅熬啊熬啊,出来街上还是没有多少人,于是就决定直接坐地铁去上下九。
途中人妻表示实在很困,必须买杯咖啡。
我和石灰一路叉着手跟在后面乱晃,美其名曰:挂机自动跟随。
长寿路十甫路这一节,走得蛮痛苦。路本来就长,还挤得要死。其间我们曾鼓动兔买王采购点干货回去,兔买王坚定拒绝了,表示不想一身海腥味。
南信门口,兔买王开始不愿意进,说是很饱了吃不下。但我们一致劝她说既然来了,当然要吃了才算没白来啊。
店里永恒挤得要死,我们四个人跟另外一家三口搭台。一人一碗双皮奶,然后点了一碗牛三星。结果牛三星基本是石灰一个人吃掉了,虽然她再喝完竹蔗茅根水以后比我们都要饱。
席间,挖雷王人妻再度出动必备武器PSP。她一直抱怨自己的机子进程特别慢,按了以后丢着干别的事,有时回来都没走完。于是兔买王拿出自己的PSP给她比较。人妻按了几下,静默,然后突然蹦一句:太快了,怒!
另三人惊呼:人妻卖萌!
兔买王在莲香楼采买了手信若干,鸡仔饼老婆饼什么的。路过皇上皇,我和石灰再次鼓动她买点腊肠,她死都不肯。这么有代表性的食品诶......
一日半之中,走得路太多。兔买王和人妻第二天还要去爬山,所以我们行至上九下九的中心广场时,决定打道回府各自休息。
应该说这HKGZ一日半,虽然没买到什么喜欢的东西,但大家的情绪还是很high的。
兔买王虽然一直在做三无少女, 应该也玩得开心吧?
——完——

*Comment

Comment_form

管理者のみ表示。 |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。

左サイドMenu

聚乐部茶水间

副长告示

柚子副长

Author:柚子副长
副长之原则不可改变
副长之王道CP不可置疑

因为我乐意
外加你管不着

愛好:動漫/閲読/游戏><
影视/服饰/美容

愛的漫画家:
冲麻実也
高井戸明美
大矢和美
有那寿実
水名瀬雅良
森本秀
etc..

声优:
森川/置鲇/樱井/神谷/宫野

爱叨叨的天使